【動物日專題之一】台北街貓地圖 當街貓遇到TNR

貓貓狗狗 ◈動物同伴◈ 資訊交流 o(≧﹏≦)o/編輯

本報2010年10月4日台北訊,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

編者前言:今天(10月4日)是世界動物日,響應日前動保團體與身障者黃泰山進行為期8天的「苦爬」為流浪動物請命活動,本報今起連續4日推出動物日專題,探討街貓認養、各地實施TNR(trap捕捉、neuter結紮、release放養)面臨的課題與挑戰,並邀請讀者一起檢視各地對待流浪動物的狀況,在動物日這天,以行動實踐生命教育。

誘捕籠。(圖:台灣認養地圖協會提供)

想像一隻在街頭生存的貓。從牠離開母親的懷抱,開始街頭日記,就只能按照本能生活。不時要為爭地盤打架,或者搶奪有限的食物,每隔幾個月發情叫春。此外還有不時交替感染的病毒,潛伏著等待發病;滿身的跳蚤更是免不了。

對於這些行為,對某些人造成困擾,於是打電話到動保處,便會有捕犬隊來捕捉;或者民眾自行捕捉帶到收容所。

進入到收容所和其他貓隻相處,或基於被關緊迫的壓力,很快就造成感染或引發身體的病毒發病。若不是死於收容期間,也可能在12天後,因收容所犬貓數過高,而面臨人道撲殺。

但是,現在在台北市的街貓有另一種生存的詮釋。那就是接受人類餵養,然後捕抓,只是捕抓後是到醫院接受結紮,而非到收容所等待死亡。結紮後回到原社區,接受類似共養或供養的生活,繼續流浪的生活,但生命受到保障。

對於街貓惱人的行為,以及不斷繁殖增加的貓數,以TNR方式處理,證實是最有效的人道減量方法。台北市動物保護處處長嚴一峰便說,街貓TNR好處多 多。在美國的聖地牙哥鄉間,施行TNR短短2年的成果,便使安樂死的比率降低40%。在舊金山市區,6年TNR,使得所有貓(包括街貓及家貓在內)的安樂 死比率驟降70%。

嚴一峰說,按過去傳統的作法,大部份人力物力都用在捕捉街貓、收容餵養和管理,以及人道撲殺的施行等等。而TNR的花費只限於絕育和施打預防針之 上,其餘的工作(捕捉、餵養等)都由志工承擔。以佛羅里達的橘郡為例,實施TNR兩年半後,相關公家單位的成本節約了47%(以此案例而言,確切的金額是 109,000美元)。

「TNR能夠動員大量的志工,因為它是肯定生命價值的工作。捕捉社區裡大量的街貓需要許多志工的參與,公家單位能做的只是杯水車薪,看不出成效。」嚴一峰說。

美國人道協會的研究也指出,「絕育後的街貓也較不會到處遷移,因此會在活動範圍內防制鼠害,是居民的好鄰居,此外施狂犬病預防針可有效防治狂犬病,定期施用除蚤藥物,相對可降低貓蚤對公共衛生的危害。」

2006年起,台北市政府動檢所(動物保護處前身)與民間動保團體台灣認養地圖協會合作「街貓絕育回置方案」(與「民間推動街貓絕育回置方案評選及 宣傳計畫」皆稱街貓TNR),一開始從2個里做起,逐年增加計劃內容,至今邁入第5年,共有109個「區」(里、社區或學校)加入,成為台灣動保最進步的 一項指標。

申請對象必須為合格登記之團體,具有實際執行街貓TNR之團體最佳。2010年街貓TNR與動保處合作之團體計有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、台灣認養地圖協會、寵物飼養管理協會、關懷生命協會及台灣不再流浪協會等5個團體。

提到這個計畫之所以能成功,台北市動保處處長嚴一峰說,當時的市長馬英九是簽下2個里試辦同意公文的市長。據說,當時的經發局長有一次到日本考察, 遠遠看到一位老婦人提了一桶飼料走過來。老婦人穿著時尚,後面卻跟著一排喵喵叫的貓咪。但其他人靠近這些貓,貓咪又會閃躲不見。一問才知這些貓是TNR的 貓。主管眼見為憑,回到工作崗位,便積極推動之。

2006年第一次推動TNR,嚴一峰也曾親自參與,捉貓、送到動物醫院結紮。他說那次很幸運,大約10分鐘就有街貓入籠。大概是隨行的愛心媽媽身上的味道,讓貓咪安心,所以很快就抓到。

結育的同時剪耳做標記。(圖:台北市動保處提供)2011 年街貓TNR預算將加碼到300萬元,但嚴一峰也面臨挑戰,「不可能無限制編列預算!」目前養寵物民眾佔28%,到底該如何分配全民負擔的費用?在國外, 養寵物有稅制及登記費的設計用來支持動保業務;香港有賽馬會抽出一部份比例做動物福利。印度收容所政府補助25%,其餘由民間募款。

嚴一峰認為台灣的動保團體集合一批做事的人,但不擅長管理財務,以致於無法取信於大企業。「動保團體應引進EMBA的精神!」籌募動保資金,是不可 避免的課題。嚴一峰思考許多可能,包括爭取樂透彩金、鼓勵民眾捐贈遺產稅;甚至動物園吸金力強的明星動物(如貓熊、無尾熊),收入不能撥一部份給受苦受難 的(流浪)動物嗎?透過強化募款能力,以及固定的經費來源,動保業務將應可更上層樓。

未來是否將流浪犬納入TNR範圍呢?嚴一峰不排除可能性,並且構思解決方案。透過流浪動物TNR達到人道減量,台北市要成為一座友善動物的城市!(系列報導1/4)


【動物日專題之二】就愛街貓TNR:不能革命,那就拼命!


本報2010年10月5日台北訊,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

圖片來源:munch想像生活在台北市的街貓,有4分之1相對安全的區域,在這裡接受結育的街貓,有一群TNR志工定期餵養。這群志工悄無聲息地在角落餵養街貓,幫街貓除蚤除蟲,甚至幫街貓當「公親」……

Lisa(林淑慎),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TNR志工,在台北市的愛心貓媽媽幾乎無人不識。個性熱情、積極,對動物又很有「撇步」,養過許許多多不 同的物種,最後卻甘心奉獻給流浪貓,致力於改善牠們的生命。Lisa說現在社會進展到文明的地步,對於不完善的公共事務不能革命,只好拼命。

而 拼命精神,讓Lisa一個人以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(貓協)名義與37里里長簽下街貓TNR,不到1年的時間,結育數早已超過目標的1000隻,逼進 1200隻,超過的隻數結育費用,自力負擔。也就是因為快速達到目標,讓台北市政府沒有理由或藉口不繼續做,一步一步爭取談判空間。

把貓紮到「Clean」 證實TNR減量威力

這天,我們相約在捷運後山埤站附近見面。午後3點,Lisa尚未吃午餐,仍元氣十足拉著我快步走在信義區萬福里街頭,他還要到動物醫院去看結育的貓、處理庶務。

9月的陽光依然炙熱,Lisa邊走邊指出幾個餵食地點,以及「Clean」的區域。Clean是指節育的貓隻超過70%,信義區興雅里、永吉里、松山區慈祐里、南港區合成里、萬福里、永吉里(五分埔),都「Clean」了。事實上有些里已經全都「紮」(結育)乾淨了。

根據美國人道協會統計,若絕育率達100%,則幼貓出生的現象就可以停止。Lisa住在附近第4年了,附近都沒有小貓,居民現在的問題是「老鼠很多怎麼辦」。

TNR需文武兼備

Lisa通常都是晚上抓貓結育,回家立即登錄到貓協網站,並且寫好動保處的報告,寫到天亮才入睡,是一隻道地的「夜貓子」。早餐都在下午吃。

不要以為街貓TNR只有全武行,文書工作也多到驚人。但Lisa的毅力更驚人。趙先生說,原本對電腦不懂、不會輸入法的Lisa,卻為了這個計畫,從拍照、上傳相片、發文章,一樣一樣學會,趙先生還為Lisa裝蒙恬輸入法。

「政府不做沒有用」

圖片來源:munch回到一處新承租的貓屋,裡面只住2隻貓,因為生病而被隔離到這裡。屋內空調、空氣清淨機都有,屋內乾淨的,連來收房租的房東都很滿意。一般房東對於養貓的住客多有疑慮,但房東對Lisa可是誇讚有加喔!

Lisa訴說這兩隻貓的遭遇,一邊餵貓咪吃藥,一邊清理一隻剛開完眼睛摘除手術的貓傷口。兩隻貓疑似生病遭主人棄養,其中一隻是品種貓;但兩隻貓大概都無法接受認養,我站在一邊看,覺得至少兩隻貓能遇到Lisa很幸運。Lisa卻說,「沒有用的,政府不做沒有用」。

台北市願意街貓TNR,但仍有些配套及限制須突破。例如,飼主責任教育,從源頭管理棄養的問題;部分民眾對街貓的敵意,如設置捕獸夾、毒貓、虐貓等;有限的經費,讓志工陷入兩難,做也不是,不做也不是;對解決問題的志工難免打擊士氣。

要將台北市的貓結紮完不可能。靠山的區域很難,只有市中心的區域比較有可能。再說,讓貓完全消失的念頭也很可怕,Lisa說,生態都有恐怖平衡,這種平衡一旦失衡,將造成破壞與毀滅等可怕的後果。貓走老鼠來,而老鼠是最容易傳染疾病的動物。

Lisa曾聽一位捕蟲公司的人員說最難抓的就是老鼠,老鼠很聰明比貓難抓。一個捕鼠籠抓過老鼠之後,除非籠身經過火烤否則老鼠不會進去;而充足的食 物,更不會讓老鼠靠近毒餌。「一隻公貓的尿就可以讓老鼠搬家,民眾不了解,不斷地要求抓,抓一隻狗貓進收容所到撲殺預算4800元,但從不考慮環境平衡的 問題。」Lisa說。

為人類幸福拼命

提到Lisa和貓的關係,十分奇妙。當時他家裡養鳥,養在陽台結果被幾隻貓「撲殺」,屍身不全。他和先生(姓趙)尋找是何方神聖,找到幾隻無主街 貓,趙先生被這些貓的處境吸引,不但未責怪,反而關心這幾隻貓,開始與街貓的緣分。現在家中的7隻貓,還有1隻就是當時的其中一隻貓!

Lisa說:「動物好的社會,人也會好命到『靠腰』!」擁有加拿大國籍,曾長居加拿大多年,看到加拿大人對待動物好得不得了,也做TNR,早就不撲殺(與安樂死有別)街貓了,人民非常幸福。他期望台灣人民也能過幸福的生活,認為以街貓TNR替代人道撲殺,是讓台灣社會提升的好方法。

陸續成立貓屋,組織志工,在街頭第一線衝鋒陷陣捕捉、結育、餵養街貓的Lisa說,為了街貓還要繼續拼命。終有一天,台灣社會願意起身為關懷生命,無論是人或動物的生命付出行動。!(系列報導2/4)


【動物日專題之三】友善動物城市 從「里」出發


本報2010年10月6日台北訊,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

攝影:貓草天空的胖子街貓TNR證明是有效的人道減量方法,也藉由志工和動物的互動,維護公共衛生問題;而行為有問題的貓,也能管理或個別認養。如此一來,收容所的數量降低,也連帶改善收容所的品質。

目前台北市尚未全面實施街貓TNR(「民間推動街貓絕育回置方案評選及宣傳計畫」),對於大部分區域的街貓,仍面臨捕捉與人道撲殺的壓力。曾有市議 員以公聽會的方式,說貓又不會看門牌!然而在經費有限,民風未開之前,台北市動保處仍採取保守的方式進行。在此情況下,里長成為關鍵人物。

里長有如土地公

台北市動保大家長嚴一峰即說,里是最基本的行政單位,里長有如土地公,土地公要尊重,否則諸事不順。接觸過40幾位里長的貓協(台北是流浪貓保護協會)TNR志工Lisa也說,「沒有遇到不講理的里長。」

里長每天要處理的事務比總統還多,Lisa說,「在那麼多事務中要讓里長同意街貓TNR,出發點就在站在問題解決的立場。」通常要學會問里長,街貓 帶來什麼問題,傾聽問題,願意承擔、改善,若願意拍胸脯承諾「沒關係我帶這些貓去結紮,這些問題就可以解決。」,通常里長都會很樂意成為尊重生命、友善動 物的模範生。對於不理解的里民,Lisa則採取親自說明,解決爭執。

南港區萬福里位於五分埔,商家最密集的地方,不但加入街貓TNR,還曾得過街貓TNR模範里。里長林建華表示,當初也是因為街貓多,晚上叫聲擾民, 里民反應這些問題,而採取捕捉的策略;但經貓協TNR志工登門拜訪,表示可以處理,於是結合里志工一起合作。經過2-3年,貓隻確實減少了。林建華說,這 種組合,成效很好。

同樣獲得街貓TNR模範里的還有南港區合成里,目前里裡面的街貓每隻都很健康,達4-5公斤;每條街大概就是兩隻貓,居民和貓每天見面,像家人有感情了,自然會疼惜。

困擾帶來轉機

攝影:貓草天空的胖子很多里因為街貓造成當地一些困擾,這些困擾有很多解讀的空間,若視為轉機,往往帶給街貓生機。

大安區光武里6月發生街貓斑斑疑似遭虐致死案,引起愛貓人群情激憤,有位潘先生找里長理論起了爭執。Lisa知道後,立即打電話給里長,親自為爭執 一事道歉,並藉此登門拜訪,說明因為看到斑斑死這麼慘,愛貓的心情難忍才會口角。當下取得里長諒解與支持,除了順利調到錄影畫面,里長也謹慎思考街貓 TNR的利弊。

光武里里長宋忠誠說,生命都一樣需要重視,因為斑斑事件,已請貓協志工協助街貓結育,雖然年底市府已經沒有經費,但里長與貓協已談好明年元旦開始實施街貓TNR。無論斑斑死因為何,此事促進其他街貓生存的權益。

Lisa附帶提到引起里民動機的方式。在帶回斑斑遺體時,Lisa順道到附近的商店買金紙及往生被,告知店員這是買給隔壁巷子死去的貓。店員在訝於有人對貓之關懷之餘,也關心起這件事了。經過這件事後,光武里改變對街貓的態度。

當志工要先調整心態,「不要認為別人在壓迫街貓,而是去解決問題。」Lisa如此結論。

大部分民眾都不喜歡生活品質受影響,林建華表示,常勸導民眾餵食的習慣。嚴一峰也說,即使加入街貓TNR計畫,但餵食仍應採「乾淨、健康」的方式,如使用容器、定時回收,確實做好環境衛生,動保處力挺到底。

TNR志工是問題解決者

準備進行結育的街貓。照片提供:台北市動保處即 使在這麼多善意之下,餵食志工仍處於疑懼之中。很多TNR志工也是所謂的「愛心媽媽」(愛媽),他們常態性餵食街貓,甚至收養街貓、中途或永久照顧。每位 愛媽都有自己的故事,而他們共同的處境幾乎都是常常挨罵,遭遇誤解及排擠,即使在簽署街貓TNR的里、社區或學校,志工在執行業務時,仍會遇到阻力。

受訪的4位餵食志工即表示,從事街貓TNR餵食的過程,常常被罵,要求不要餵食,認為不餵貓就不來,就不會帶來髒亂,或者「這麼愛貓就把貓帶回家」、「讓貓自生自滅就好」,甚至威脅要在飼料中下毒。雖然謾罵的民眾不多,但只要有一個人持續要脅,就會造成心理負擔。

街貓TNR要做到100分,就必須仔細思考民眾提出來的問題,並一一解決。但有些確實出於對計畫不了解。嚴一峰說志工是問題解決者,不該讓他們只能躲在黑暗的地方偷偷的餵;他重申街貓TNR就是建立有貓文化的社會、友善動物的城市,邀請市民一起來支持。

街貓困擾你了嗎?以下提供幾個觀點,試著改變看看。

貓叫春、打架:結育過後的貓通常就會消除這些行為。

餵食:餵食需要技巧,除了乾淨衛生原則,餵食的地點更應慎選。嚴一峰舉多年前天母法樂琪餐廳毒貓事件,餵食者選擇的地點不對,反而造成街貓的災難。此事經過協調,餵食者將地點移開到別的路段,事情便獲得改善。

貓大小便造成髒亂問題:TNR志工卡姐表示,貓其實都在隱密處大小便,並且會掩埋。但民眾不放心的情況下,部分地區會設置貓便盆,這是根據貓的習性。大學里志工A小姐即考慮定點設置貓便盆;而台灣大學是全國第一所以TNR處理校園流浪動物的高等學院,校內社團懷生社也在停車場設置貓便盆。

貓身上有跳蚤:大部分TNR志工都會定期幫街貓點藥除蚤、除蟲(Lisa所簽的里);但街貓也是跳蚤的受害者,所處環境不打掃有跳蚤,貓也不過是忠實反映了環境的衛生問題,除蚤最終還是得拉住家居民一起來努力。

要不要把貓帶回家:TNR強調街貓有就地生存權,而且對於把街道當成自己家的街貓,並不一定適合帶回家當家貓。把街貓帶回家,並不能解決街貓的問題。

不要餵養,越餵貓來得越多:TNR志工透過餵養,建立與貓的關係,並藉此熟悉區域內的貓數量,逐一結育。在此情形下,並不會越餵越多貓。重點仍在於餵養要與結育並行。(系列報導3/4)


【動物日專題之四】街貓TNR與我


本報2010年10月7日台北訊,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

圖片來自munch。猴 硐,安靜的小山村,由里長夫人帶頭餵養當地的街貓,偶然被愛貓人士得知,開始結合志工推動TNR,幫當地的街貓結育,打掃環境、製作貓街牌,成為「貓 村」,儼然貓的天堂。然而,也造成當地「棄養貓潮」,民眾將剛出生的小貓一窩一窩地丟到猴硐貓村、或將棄養的貓帶到當地,而出發點居然是因為這裡對貓很 好!

街貓TNR不是動保人士的服務

猴硐貓數量暴增引發的效應,也反映了街貓TNR志工或「愛心媽媽」內心的恐懼。大多數街貓TNR(「民間推動街貓絕育回置方案評選及宣傳計畫」)餵食志工噤聲不語,不敢曝光自己餵貓的形跡,就是擔心越來越多民眾帶小貓丟門口。

街貓TNR志工卡姐就有此遭遇。當附近居民知道他餵養街貓,他家門口就常常被放置剛出生的小貓;甚至有資源回收業者,把別地方的小貓帶來給他。這些 民眾認為把棄養的貓或路邊剛出生的小貓送給卡姐,對這些貓是福報。然而靠私人力量照顧50幾隻街貓,如同一所小型收容所,讓他疲於應付。

一般類似卡姐的女性稱為「愛心媽媽」,但卡姐也說,當初只是看到家門口的街貓很可憐,於是給了第一餐,之後就無法停止餵養牠們。當注意到街貓的處境 之後,又會發現巷口也有貓需要餵養,於是逐漸擴大餵養範圍。起初只是出於不忍心,而非出於愛心幫助街貓,民眾卻因此認定她們有愛心,理當負責這些事情。於 是只要遇到街貓就找她們解決,而非思考自己身為公民能做的事;而「愛心媽媽」收養流浪動物,除了早已超出身心負荷,還背負罵名。

街貓TNR並不是愛貓人士的責任或提供的服務。台北市動保處處長嚴一峰說,有些里低調做街貓TNR,就是擔心民眾會把貓丟到這些區域,因此,在進行TNR的同時,更需落實「飼主責任」。

圖片來自貓草天空。「飼 主責任」,簡單的說就是負起照顧寵物一生的責任,不離不棄,並實踐世界動物衛生組織(OIE, 2005)動物5大自由:免於飢渴、免於不舒適、免於痛苦傷害疾病、表現正常行為、免於恐懼和緊迫的自由。在決定飼養動物之前,應先評估自己未來10年的 狀況,是否適合與動物生活在一起。

關懷生命協會專案秘書周瑾珊說,街貓TNR強調街貓在地生存權,在道德上承認貓與人同樣是社區的居民。嚴一峰也說,動物是地球的原住民,動物保護的 極致就是實踐和平共生的理念。在尊重就地生存權的前提下,透過後續的餵養與結育,即使是剛出生的小貓,仍然會有好下場,民眾不需基於善心,把剛出生的小貓 丟到特定區域了。

目前台北市只有1/4區域進行街貓TNR,大多數區域仍然沿用抓進收容所,人道撲殺的方法減量控制。台北市動保處表示,會對抓貓進來的清潔隊員、民 眾多問一句:「要不要加入街貓TNR?」但街貓TNR尚未蔚成風氣前,動保處不能輕易將簽署街貓TNR的里公告網路上,因為動保團體擔心會讓其他里的人知 道,將貓拿來丟!

再怎麼人道的撲殺都無法降低數量

即使是無法忍受街貓的民眾,仍需對面一個事實:撲殺並不會帶來減量的效果。

  • 1992年澳洲某牧場射殺貓行動後,結果貓口數甚至往上增加,存活下來的後代變得更加狡猾難以捕捉或射殺!
  • 澳洲與英國皆曾使用毒物,結果影響到寵物及其他多種動物,且存活的街貓產生抗藥性。

嚴一峰表示,「僅捕捉貓隻,該地區只會呈現暫時的真空狀態,因為該地區仍有食物來源、新的貓隻會繼續湧進;逃過捕捉的貓隻除了會繼續繁殖甚至變得更 難捉,而以錯誤方式餵食貓的部分善心人士仍舊造成環境的髒亂。」唯有透過區域內70%街貓TNR,才是真正降低貓數量的方式;街貓100%結育的區域,則 連小貓都不見了。

愛動物也要關懷人

圖片來自munch。對 於台灣至今仍以大量人道撲殺來解決流浪動物,關懷生命協會理事林雅哲認為是「無謂的屠殺」。他舉人類歷史為例,為了生存與健康,犧牲一部份動物當做食物、 有節制地使用動物實驗發明解藥,帶給人類莫大的福祉,這樣的犧牲或許是必要的,卻顯得偉大。但撲殺流浪動物,牠們的存在沒帶來重大危害,殺害牠們也未帶來 重大福祉,牠們的犧牲對人類毫無意義。為了一點小利益就殺害生命,就是「無謂的屠殺」。

林雅哲提到,應以關懷生命、人道方式為出發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。在此前提,動保人士除了站在動物的立場著想,也應同理民眾的抱怨。如此兩邊兼顧、解決問題,就是愛動物的表現,「幫動物當公關」,獲得更多民眾支持。

街貓TNR在未獲全體民眾支持前,林雅哲仍建議動物捕捉應提高門檻。對於民眾舉報動物的問題,可以先調查附近居民的意見,若10戶中有3戶表示相同 意見,認為該無主動物確實造成當地的困擾,才進行捕捉。要有調查的過程,而非一通報就抓,不但讓捕犬隊疲於奔命,增加收容壓力,也造成無謂的撲殺。而經過 當地民眾意見參與,對居民與動物都比較公平,不會落入愛或不愛動物的爭端,同時降低收容壓力,改善收容品質。

讓街貓TNR良性循環

或許你愛貓,或許你不愛,都可以透過街貓TNR取得平衡點。愛貓的人透過實際行動的付出照顧街貓,而不愛貓的人,藉由寬容的態度,讓街貓的數量控制在合理的數量。街貓少了,照顧容易,困擾也減少了。

「政策要創造良性循環,當街貓TNR解決了問題,民眾就會越來越支持,獲得的就是良性循環;反之,讓事情變成愛貓人與民眾的對立,就形成惡性循 環。」嚴一峰說。建立友善動物的城市須靠每個人的決心,不只是動保人士的事情。而良性的循環,將使台北市成為全台愛貓人士,甚至不愛貓與所有民眾心中的典 範。

如果你,支持街貓TNR,請讓里長知道你的心聲。(4/4,全系列完)


★ 轉載請附上站名(貓貓狗狗 ◈動物同伴◈ 資訊交流 o(≧﹏≦)o)及網址,謝謝您的尊重與配合。

 

引用來源

【2010動物日專題之一】台北街貓地圖 當街貓遇到TNR
【2010動物日專題之二】就愛街貓TNR:不能革命,那就拼命!
【2010動物日專題之三】友善動物城市 從「里」出發
【2010動物日專題之四】街貓TNR與我



創作者介紹

貓貓狗狗 ◈動物同伴◈ 資訊交流 o(≧﹏≦)o

裴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